首页 >> 分類資訊 >>農副產品 >> 江南果菜指數:華南價格“風向標”
详细内容

江南果菜指數:華南價格“風向標”

         在舊有果蔬市場體系里,一個新疆哈密瓜運到廣東最快要4天,4天后市場價格又是另一番氣候。彼時,市場農產品經銷商主要通過電話的方式,向產地市場搜集價格信息,再根據經驗進行成本核算進行最終定價。

  這樣的定價方式需要耗費數日,定價存在不確定性。加上果蔬種植分布全國各地,農業種植戶難以掌握市場情況,信息不對稱容易導致市場失靈。一旦虛假信息蔓延,農戶依照錯誤的價格進行生產決策,就會導致市場供需紊亂,讓農戶損失慘重。

  創建于1994年的江南果蔬批發市場(以下簡稱“江南市場”),前身為“廣州石井江南農副產品批發市場”,是華南地區乃至全國首屈一指、最具影響力的果蔬批發市場。2010年,依托于江南市場的“廣州江南果菜價格指數”正式上線,同年進駐央視財經頻道,定期向外界發布果蔬價格信息。

  作為全國首創的果蔬類價格指數,它打通了經銷商與農業生產者的信息溝通環節,成為采購商了解農產品價格行情的渠道,讓農民的議價能力大大提高。價格透明還能從一定程度上抑制商業欺詐行為,減少了生產者與銷售者間因信息不暢而發生的矛盾。

  為打通價格指數影響力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江南市場將重點打造“中央大廚房”——集交易、倉儲、冷鏈、加工、包裝、流通等功能于一體的廚房餐桌產品的綜合物流平臺,打造華南地區農產品的總部經濟。

  江南果蔬批發市場及其發布的“廣州江南果菜價格指數”,在打造農產品總部經濟方面有何探索?“廣州價格”如何在關乎民生的農產品交易領域發揮作用?“廣州價格”指數系列觀察第二期將走進大宗果蔬交易之江南果蔬批發市場,關注新常態下廣州農產品經濟的新發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國內首個果蔬批發價格指數

  每逢中秋、元旦等傳統節日,增槎路上的江南市場就擠得水泄不通。果蔬經銷商進場、二道販子進貨、市民“瘋狂”采購,巨量的交易在一進一出間悄然發生。

  支撐這些交易或者說指導交易的,是位于市場葉菜區域的一處數據平臺——“廣州江南果菜價格指數”。這一指數在網絡平臺上呈現為如股票的走勢曲線,而在市場里則是大宗蔬果的實時價格。

  江南市場辦公室副主任、經濟師李磊回憶,起初,江南市場只是主營蔬菜的專業市場。進入新世紀后,為適應對蔬果日益增長的需求,江南市場率先全國實行全面升級改造。2002年7月1日,江南和越秀兩個批發市場拆了圍墻合并,成立國有與民營相結合的混合型經濟實體。同年年底,公司開始對市場的硬件、軟件設施進行全面的升級改造,歷時近8年,總投資近十億元。

  改造后的江南市場占地40萬平方米、日交易果蔬2000多萬公斤,成為全國最大的果蔬物流中心。其間,為與國際接軌,提高企業的綜合競爭力,江南市場遂于2003年底開始引進水果經營,并開辟專門的進口水果交易區。

  李磊說,“廣州江南果菜價格指數”以江南市場內銷售的果菜產品價格為基礎,由廣東省物價局委托華南師范大學開發編制,2009年開始籌劃,于2010年6月編制完成,同年價格指數上線。“這是國內首個果蔬批發價格指數,對于影響和引導相關市場價格走勢、指導生產、促進流通和引導消費起到重要作用”。

  該指數由綜合指數、大類指數、中類指數、個體商品價格指數這四級價格指數和景氣指數構成。根據江南市場的長期經營情況,市場選定了交易量較大、經營較穩定的108種蔬菜和45種水果(含進口水果和國產水果)作為代表品,每天就各個代表品對相應的經營戶進行詢問,從而確定當年各代表品的最高價、最低價和中間價及當天的交易量。

  根據商品的價格、交易量信息及季節性變化特點等情況,市場將江南果蔬市場的商品分為水果和蔬菜兩大類。其中,水果根據產地,分為進口水果和國產水果兩個小類,各小類之下就是具體的水果品種。同樣,在蔬菜大類之下,又分為莖根類、葉菜類、花菜類、果菜類和真菌類共五小類,各類之下是具體的蔬菜品種。

  這些指數如何計算得出?李磊分析,先要計算水果、蔬菜的各具體商品品種的個體價格指數,用對應商品在報告期內的交易額作為權數,進行加權調和平均,計算出各類小類蔬菜和水果的小類價格指數。

  如此類推,再用同樣的方法,計算出水果大類價格指數和蔬菜大類價格指數,即“江南水果價格指數”及“江南蔬菜價格指數”。再由水果價格指數和蔬菜價格指數,計算出江南果蔬批發市場總價格指數,由此形成四級江南市場價格指數體系。指數發布周期為每日、每周、每月和每年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農民的議價能力大大提高”

  江南市場每天客商云集、車水馬龍,每天出入進口水果交易區的貨運車輛達5000多車次,場面非常壯觀。“市場的果菜交易數量巨大,促進全國農產品大流通。”一名市場負責人說道。

  事實上,江南市場的蔬菜、水果品種多樣,市場蔬菜產品輻射全國各大城市及港澳地區,水果輻射全國乃至全球主要城市。江南市場果蔬產品價格合理,而且交易量大,對華南地區果菜流通起到關鍵性作用,為廣州乃至珠三角地區市民的菜籃子提供保障。

  李磊說,每年低溫多雨的“春淡”季節,以及臺風、暴雨多發的“秋淡”季節,當本地蔬菜收成減少時,江南市場便要積極做好蔬菜調運工作,主動配合政府做好蔬菜供應,確保市民的生活需求。

  受氣候、地質等因素影響,我國南方和北方的果蔬供應經常出現季節性失調。江南市場則通過“南菜北運、北菜南運工程”有效地調節了果蔬的市場需求和平抑果蔬價格,對保持物價及市民生活水平的穩定也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。

  不過,江南市場的真正價值不在于表象的交易和供應,而是其后臺的價格指數。“(指數)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信息不對稱問題,對供應鏈而言至關重要。”李磊說,信息不對稱,是造成市場失靈的主要原因之一,對于農產品交易來說就更加明顯。

  李磊解釋說,由于果蔬種植分布在全國各地,農業種植戶難以掌握市場的情況,而市場的交易者很難掌握各地農產品種植信息。價格指數平臺通過公開的市場價格信息披露制度,為生產者、消費者提供權威、全面的價格信息。同時引導傳媒的正確導向,阻止了虛假信息的蔓延。

  他打了個比方,以新疆哈密瓜為例,在舊有體系里,農民基本不知市場信息,而經銷商因物流等時間差也不一定能摸準價格。“從新疆運到廣東最快要4天,這4天里,哈密瓜價格可能發生起伏,可能4天到達后,市場又是另一種氣候”。

  記者了解到,在“廣州江南果菜價格指數”未公布之前,市場農產品經銷商主要通過打電話的方式,向幾個基礎產地市場搜集價格信息,然后再根據經驗進行成本核算,最終進行定價。

  這樣的定價方式效率較低,一般前后需耗費數日,且定出的價格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。如今,價格指數還在央視等權威媒體進行發布。有了價格指數的指引,雙方可以按照近幾日公布的價格為標桿,進行公平定價。這樣不僅有利于減少風險,也有利于增強交易雙方的信任。“實質上,農民的議價能力大大提高,而且減少了生產者與銷售者間因信息不暢而發生的矛盾。”李磊說道。

  江南市場發布價格指數不久后,還在省物價部門的指導下開通了“指數點評”欄目。公司安排了專人每周發布江南果菜指數點評,對市場果菜產品的價格及供求情況進行分析點評及預測。準確、及時的行業市場分析為場內客商提供了決策依據,使客商能夠快速作出反應,適時調整產品的進倉及倉儲數量,從而降低經營風險。

  李磊說,價格及指數信息公開,在一定程度上能抑制商業欺詐行為,可引導公眾的價格預期,成為采購商了解農產品價格行情的渠道,引導農產品生產經營,從而引導行業組織和消費者的行為。

  同時,該功能還可以幫政府主管部門及時準確了解、掌握市場動態,預測經濟運行狀況,為制定相關政策提供客觀依據。此外,還能夠為宏觀經濟提供預警,促進江南果菜批發市場更好更健康地發展。“而在全國來看,這樣的公眾價格是廣州首創,連北京的大型蔬果市場都沒有,對果蔬流通有一定借鑒意義”。李磊說。

 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最后一公里”成掣肘

  價格指數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信息不對稱,避免了菜價的大起大落,然而,在目前的狀況下,它還存在一定的短板。

  李磊坦言,一方面,原始交易價格數據來源不夠現代化。受制于當前農批市場的流通體制和稅費影響,目前江南市場主要以買賣雙方面對面的議價交易為主,業內稱為“對手交易”,而價格信息來源則主要以人工問詢為主,因此價格精準性還存在一定偏差。另一方面,價格指數對生產和批發環節的影響明顯,可成為上游生產和批發環節的價格參考,但對下游零售環節的指導性不強。最明顯的是,在批發市場的環節中,即便菜價下降一半,市民也未必感受得到。

  記者了解到,在江南市場,只有葉菜區域開始了電子結算,全過程都在電子交易平臺進行,付費則是通過銀行卡刷卡交易。但其他的蔬果還是沿用傳統的交易模式,依靠問詢的方法集合價格信息。電子結算的好處是,價格更為準確和公正,相關的數據錄入更加真實、客觀。但由于各種原因,電子結算要整體鋪開仍需時間。

  李磊認為,“最后一公里”是老大難問題,也是價格指數影響力提升的最大掣肘。如何將價格指數影響力滲透到終端環節,一直是業內思考的方向。

  在他看來,可建立“批零”對接,減少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流通成本。在江南市場可嘗試“農超”對接,直接從江南市場到超市或肉菜市場,減少果蔬流通的中間環節,令終端成本大大降低。不過,這一過程需要龐大的物流配送以及網絡覆蓋能力,成本不菲。

  而從另一層面看,從江南市場出發,經過城市經銷商、區域經銷商、鎮街販子甚至某一社區的小批零,中間層層加碼,多年來已形成相對緊密的合作機制,減少中間環節,必然觸及各處經銷商的利益,阻力重重。

  從批發到零售,一個通過走量獲利,一個則是提供單品,單品分攤的成本必然增高,供貨商隨時虧本。“批發漲1毛就能掙錢,零售漲1元反而要折本,就是這個道理。”李磊分析道。

  江南市場下一步發展的思路將鎖定多功能流通,重點打造白云區江高鎮“中央大廚房”——集交易、倉儲、冷鏈、加工、包裝、流通等功能于一體的廚房餐桌產品的綜合物流平臺。以專業市場為載體,與場內經銷商和配送商共同打造華南地區農產品的總部經濟。

  在江南市場副總經理黎家健看來,廣東目前擁有各類型市場6000多個,其中輻射全省、全國乃至國際市場的大型專業性批發市場近900家,年交易額超過2600億元。以前,價格信息不夠透明,沒有對外發布平臺,廣東的交易優勢并沒有進行整合,使得商家在商品價格上處于被動接受狀態,被迫“高價買入,低價賣出”,在價格上沒有話語權。

  他坦言,價格指數令廣東商品的影響力、競爭力和輻射力得以不斷發展壯大,并為提升廣東的價格話語權提供強有力的支撐。但要實現廣州價格輻射全華南乃至全國,從區域標桿到全國風向標,仍是任重而道遠。


■ 對 話

江南市場副總經理黎家健:“指數可指導農業生產”

  南方日報:江南果菜價格指數的核心價值是什么?

  黎家健:首先是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,還有一方面是指導農業生產。農民可以從價格指數看到市場的氣候,例如前一年姜太多,導致今年減產,價格上漲至10多元一斤。可以預期,他們判斷信息后,生姜產量有望提高。

  南方日報:指數能否指導農產品價格?

  黎家健:農產品價格受到多方面因素影響,首要的是自然因素,還有物流因素,所以農產品價格不是一個常態,而是變化當中。僅僅是指數本身對于價格的影響很有限。況且,終端價格經過層層加碼,終端價格不一定能對應價格指數。

  南方日報:目前,江南果菜價格指數能否提升到全國風向標的高度?

        黎家健:要分開來看,水果類占比較大,輻射到全國,影響大一些;尤其是進口水果,占了全國80%,基本上覆蓋了絕大部分大中城市。而蔬菜類主要影響供貨商,雖然供貨遍布全國,連西藏都觸及,但主要影響還是在華南區域。提升影響力或者說是話語權,對于市場主體而言,是要把實體市場做扎實,把交易量做大,豐富老百姓的菜籃子,并且保障供應,為政府的決策者提供有效的考量。

  南方日報:江南果菜價格指數的影響力怎么體現出來?

  黎家健:北京的大型果蔬市場有龐大的報價系統,但沒有公開指數。這個指數是全國首創,定位合理,受行業認可的一個經濟指標。值得留意的是,這個指數定期在央視財經頻道播報,覆蓋全國。而如發改,經貿、物價等制定政策的部門要了解行業信息,也是通過這個指數切入。從這一點來看,指數具備一定權威性,成為制定宏觀政策的重要參考量。而這一點細節,對于國計民生還是有間接幫助作用。

(來源:南方日報)


技术支持: 本站由 “炎漢建站” 提供搭建 | 管理登录
被窝网电影